河北快3开户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

解放日报:从“出海”到“上岸”——上海水产集团斐济“捕鱼记”

解放日报:从“出海”到“上岸”——上海水产集团斐济“捕鱼记”

  解放日报记者  吴卫群 唐蓓茗

    远洋捕捞,是一种历史悠久而又极具现实意义的“走出去”。它不仅显示中国企业在全球海洋资源开发体系中的应有地位,也充当着融入当地、实现“经济外交”的文明使者。

    常见的白珊瑚、罕见的红珊瑚,层层近海珊瑚礁,让汹涌的海浪在斐济海岸线的数百米之外止步,斐济岛也因此成为举世公认的“度假天堂”。每年,它吸引着几倍乃至十几倍于海岛总人口的游客纷至沓来。

    然而,对于身处斐济首都苏瓦的上海水产集团斐济办事处负责人朱连华来说,茫茫大海却没那么诗情画意。清晨7时许,朱连华来到“大码头”附近的办公室,用“单边带”电台与正在外海作业的6艘渔船通话,除了把昨天捕捞量的账记下,千叮万嘱的还是“安全生产”这四个字。6艘金枪鱼延绳钓船,每次出海1个月到55天不等,它们一天不返航,老朱的心就会一直悬着。

    身着沙滩衫,脸庞、手臂都晒得黝黑发亮的朱连华,若不是说一口带着金山口音的上海话,真与斐济当地人别无二致。他对找上门来的记者开门见山:“斐济办事处是2003年10月设立的,如今已拥有6艘冷海水金枪鱼延绳钓船,每年产量在1800吨左右。虽然在水产集团全球80多艘远洋捕捞船和全年近20万吨的捕捞量中,阿拉还只是‘小阿弟’,但由于南太平洋渔场的重要性,加上金枪鱼附加值高、销路好,让我们的工作格外重要。”

    这次采访的主角——金枪鱼终于浮出水面!金枪鱼广泛分布于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世界年产量约600万吨。其中,南太地区金枪鱼产量要占整个太平洋产量的80%,占世界金枪鱼总产量的52%。朱连华指着“大码头”来来往往的渔船道:“这不,世界各地的渔船都到斐济来抢滩了,光中国籍的渔船这儿就有130多艘!”

“海钓”金枪鱼

    为金枪鱼而来,我们的采访就先从“钓”开始。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们的金枪鱼延绳钓渔船,可没那么悠闲!”朱连华比划着说道。延绳,就是“延续不断的绳子”,它的长度竟有30海里,相当于50多公里长。钓绳上,共拴有2400到2500个钩子。每天凌晨6点多,船员们就开始把上了饵料的钓绳一寸寸地投入海里,一直要干到10点半左右。

    下午4点半左右开始起钩。一般情况下,2400多只钩子放下去,能有200来条鱼上钩,如果正巧撞上大鱼群,会旺发到500多条,此时,船员们从下午一直要忙碌到凌晨2点多。“这种‘旺发’,一两年才碰得到一次,我来办事处3年,只中了一次头彩。”运气非常糟的时候,上钩的鱼才几条、十几条。还有种情况最“霉”——鱼倒是咬竿了,鱼身却给其他鱼吃掉了,只留下鱼头。“看到孤零零的鱼头荡在钓绳上的时候,船员们真恨不能用刀把‘偷’吃的鱼给剁了!要知道规格最小的金枪鱼也有25公斤左右,每吨就能卖到5000美金啊!这不等于往大海里扔5000美金的钞票吗!”朱连华叹道,“如今油价天天涨,每吨柴油1100美元,金枪鱼延绳钓船一天就要烧掉1吨柴油,要是老有‘状况’,油钿都不够付。”

    日复一日连续作业,摊开每位船员的双手,厚厚的老茧结了一层又一层。那被钓线犁开的一道道苍白的口子,破了好,好了又破……

    “出海捕捞千般苦,归来满载万户乐”。走出办事处,对面一家华人网吧门口贴着这样一副对联,让人感慨万千。这天正巧星期五,按照斐济规矩,是老板发周薪的日子。办事处不远处,十几名红棕色皮肤、身材健硕的当地妇女安静地坐在那里,眸子乌黑发亮的娃娃们一边满地跑,原来,丈夫还在海上,妻子已准备把丈夫的薪水领回家了。朱连华一边友好地向她们挥手,一边告诉记者:“这是其他公司的船员家属,我们每周都会准时把工资打到他们的卡上,根本不用老婆上门来讨,信誉好得很哩!”

    谋求“上岸”

    “世上有三苦,捕鱼、打铁、磨豆腐”,对于上海水产集团的决策层来说,还有另外两“苦”让他们不能释怀。 (下转第8版)

    (上接第1版)其一,自1985年起开始“走出去”,上海水产集团早期采用的是“入渔他国,利用他国渔业资源进行双边合作,我方提供船只,对方提供资源”的模式。然而,近年来由于世界公海渔业生产开始实行严格的配额管理和生产许可,公海渔业配额已基本被那些渔业大国瓜分;同时,渔业资源国家逐渐开始意识到,靠卖许可证所得不及捕捞国的百分之一,到头来还是一穷二白,只有把200海里经济专属区捕捞许可证的发放,与为国民创造就业机会挂起钩来,才是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大计。

    今年6月,世界金枪鱼主要产区的两大渔业管理组织——中西部太平洋金枪鱼管理委员会 (WCPFC)和瑙鲁协定缔约国组织(PNA)在上海联合召开的渔业发展论坛上又传出信息,从明后年起,在总量比目前扣减10%配额的同时,优先满足在岛国有投资的入渔国和入渔企业。这种新形势下,逼迫上海水产集团必须从昔日“出海型”的“走出去”模式,向“上岸型”投资办工厂,从事水产加工、储运,从而创造就业机会的发展模式转型,否则,就可能会被渐渐逐出这一海域。

    其二,在整个渔业产业链中,处于金字塔底层的捕捞环节风险最大获益却最少。把一条金枪鱼的利润切割可以发现:批发商获利15%,超市零售商获利30%,餐饮老板获利50%,而捕捞呢,可能百分之几都不到。不断增加的船员工资、油费,更让这可怜的百分之几继续缩水。“上岸”办厂,从产业链的后项赚取更多利润,方是企业发展的长久之计。

    思路宽了步子快。 2007年,上海水产集团在马绍尔投资1000万美元建成金枪鱼加工厂,解决了当地500多人的就业,又在阿根廷收购了一家加工厂。 2010年4月,上海水产集团投资200万美元,正式收购斐济金洋渔业公司20%股份。

    金洋公司的创始人是一名斐济籍华人,名叫杜学军,他曾是四川华西集团的一名中层干部,上世纪90年代来到斐济从事援建项目。留下来单干后,他搞过建筑承包,开过饭店,最终把目光投向了金枪鱼捕捞这一朝阳产业,金洋公司从几名投资人集资500万元造渔船起家,一直发展到如今金枪鱼年捕捞产量达8000吨,加工厂具备年加工急冻鱼6000吨、冰鲜鱼2000吨的规模。

    “与金洋公司的合作实际上早就开始,股权合作以后,我们两家的利益捆绑得更加紧密了。 ”斐济办事处的老经理、现在担任上海金优远洋渔业公司总经理助理的沈建林回顾说:“金洋公司是斐济金枪鱼捕捞、加工、贸易的龙头企业,它的一举一动,甚至能影响东京最大的鱼市场筑地市场的金枪鱼拍卖价格哩!斐济一共才拥有国际渔业组织颁发的70张金枪鱼捕捞许可证,金洋一家就掌握了20来张。到斐济后,我们不仅向它租赁捕捞许可证,还把捕捞上来的金枪鱼销给它加工、出口。 ”

    一清早,正好有一船冰鲜金枪鱼在金洋公司的加工厂卸货,一条条泛着银光的“大家伙”们从车厢的传送带上“鱼贯而出”,从没看到过金枪鱼“真身”的我们特意起了大早。杜学军执意让记者先抱上一条六七十公斤、比成年人个头还高的黄鳍金枪鱼合影,随后,这位幽默风趣的小个子中年人娓娓道来:“记者肯定要问我为啥选择上海水产集团吧,因为他们实力不俗,还背靠上海这样一个具有2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你们要上斐济这个‘岸’,金洋公司将来打国内市场,也想爬上上海这个‘岸’哩! ”

    从“乙方”到“甲方”

    虽然参股金洋公司200万美元的投入,在诸多中资企业在斐济的投资项目当中,是个“小个子”,但它得到了我驻斐济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蔡永增的高度评价。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斐济已经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的热土,小小岛国,共有31家中资企业,其中大多数是央企。上海水产集团不是光从斐济拿资源,而是投资办厂,带动了当地就业,促进了斐济的经济发展,这为中国企业的海外形象加了分。 ”

    令人欣喜的是,携手金洋共同发展,更大的动作还在后面。

    去年12月,上海水产集团与基里巴斯的国有企业——中太平洋产业公司、斐济金洋渔业有限公司三方签订渔业合作项目,共同投资建设金枪鱼加工厂。合资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美元,其中基里巴斯国家渔业公司控股40%,金洋公司和上海水产集团分别占30%。

    “基里巴斯真是一座金枪鱼资源的聚宝盆啊! ”杜学军一提起基里巴斯项目,立刻神采飞扬。他说:“基里巴斯共和国离斐济不远,位于太平洋中西部,是世界上仅有的一个横跨东西、紧连南北,同时脚踩四个半球的国家,拥有世界最大的海洋保护区,渔业资源非常丰富。由于缺乏资金、技术、必要的生产工具和基础设施,政府鼓励多种经济形式开发海洋资源,这为我们金枪鱼围网、延绳钓渔业的新一轮发展提供了很大机遇! ”

    “机遇”,意味着中太平洋产业公司背后的“大老板”——基里巴斯政府将协助合资公司从南太平洋渔业组织获得8张以上的金枪鱼围网作业许可证,80张延绳钓作业许可证。另一个“机遇”是,在合资协议中,基里巴斯国政府明确“来自斐济和中国的以基里巴斯为基地的船只,需通过合资公司进行运作。 ”这意味着,上海水产集团在南太平洋的率先拓展,注册了合资公司,就已经从向别人租赁捕捞许可证,转为可以向别人出租捕捞许可证,通俗点说就是“乙方”变成了“甲方”。据上海水产集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有了这一“红头文件”,下一步,他们要把这个信息带给广大苦于在近海无鱼可捕的市郊渔民,还将携手上海市农委,扶植市郊渔民造船出海,共同赴南太平洋拼搏……

    就在记者离开斐济的第二天,上海水产集团副总裁唐文华飞赴斐济,与金洋公司就基里巴斯项目做进一步商讨, “一旦基里巴斯金枪鱼渔业资源开发项目得以成功运行,将与斐济基地形成优势互补,我们中西太平洋金枪鱼资源的占有率和控制力度将大大得到增强。 ”

河北快3开户平台